第四期:M.A.O.的思维体系(1)

本次讲座主题是 《M.A.O.的思维体系 》 今天以M.A.O.的思维体系开个头, 今后会分成若干讲座与大家分享 下面,就让我们看看精彩的讲座实录吧!

 

我的思考方式有三个基本的特点:

1.非定式性;

2.强逻辑性;

3.创造性。

 

从某种概念来说,它是一个非教条的模式。在我们公司内部兼人才培养的过程中,我们曾试图用教材化,或者条理化来总结与思考这些问题,后来发现这个工作本身就是失败的,因为这样的模式违反了M.A.O思维体系的最基本特点,就是非定式性。

 

怎样来说明它呢?

讲一个我女儿小时候的故事:在她两三岁的时候,我们把她放在一个花色的床单上面,她那个时候特别喜欢问:“这是什么?”我们回答:“是一朵花。”她再问“旁边是什么?”我们回答“还是一朵花。”她紧接着说:“那我们是不是睡在花园里面啊”。当时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非常地震惊,感觉孩子的创造力是那么强大,超出成人的想象。

 

在成长的过程中,不断有一种常识的定式把它(思维)框定,让创造力慢慢地不断丧失。这对我们的学习过程,可能会带来一些副作用。

 

 

M.A.O的思维体系是居于这样的一个特点:

保持我们形成强大的创造力,保证我们始终在一个能够排除定式思考的过程。那怎么样去做到这一点呢?

举一个例子:比如说我们与一个开发商老板在谈一项业务的时,当然他是甲方,我是乙方。我会这样跟他讲,“我用你的钱实现我的理想。我可以帮你赚到钱,用更巧妙的办法帮你赚到钱,你为什么不听我的?”从这些事情看到:在甲方和乙方这种复杂的关系中,掺杂了很多社会关系,并且还掺杂了一些其他的要素,不断地把一个非常简单的事情变得复杂化。但是,其实我们把这件事情做得特别简单,就像刚才我所举的例子,这样一个简单的故事,或许就会开辟一个全新的阵地。

 

刚才我一直强调了一点,怎样去实现创造性的思考,当然这个并不能够完全解释清楚。我们先讲一下第二点,强逻辑性。

 

我们习惯于把一些事物理解成一种感性的,或者上升到感官意识,甚至是一种拍脑袋过程。其实在我理解所有事物的时候,我一直强调的就是:强逻辑,是用最简单的逻辑描绘一个最复杂的事情。我经常对团队讲:“我很笨,我只听得懂一加一等于二,一加二等于三这么简单的故事,你拿一个方程式来给我,告诉我一个答案,对不起我不懂。你必须把这个事情给我解释得像一加一等于二这么简单,把它分割成无数的简单的一个一个逻辑来讲。”

 

简单的逻辑并不能解决问题。但是,无数的简单逻辑链所构筑一个问题的时候,从A开始到最后Z,我们就可以发现:如果我们把这个逻辑性控制的非常好,到最后的答案都会让我们自己吃惊。

 

回到第一点:非定式性。刚才我最前面也说明了非定式性的重要性。

非定式性是我们思考出发的一个原点,通常大家会说住在一个三室两厅的住宅才是住宅。住宅是什么时候形成的,为什么出现这种现象?大概所有人都没有思考这个问题,其实这是二战之后日本和德国被炸成一片废墟,从废墟中恢复的过程中逐渐形成的一个体系。

 

 

我们老祖宗的住宅是什么样的?比如说我们今天看到的四合院,四合院是由正厢,西厢,东厢和前厢来构成的。它是几室几厅的构筑住房吗?不,它实际上是一个等级观念的排布法,比如说老祖宗住中间,东厢主人,妻妾、子女、都有合理分布。完全不是我们现在所常见的一种方式,更多的是一个地位、等级观念反应的产物。

 

与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的居住,它的等级与我们想象的并不完全一样。当然可能在一个能化、或者是一个集约化的时代,只需一个房间的时候,可能想不到那么多的事情,但是我们如果把这个房子扩大到几倍,比如说五倍十倍的情况下,我们思考的破绽就会呈现出来。

 

具体来讲,比如说一个120平方的房子,或者1200平方,或者2000平方,你怎么去安排你的房间?是安排四室两厅,还是10个房间或者几个厅,还是说搞出一个巨大的一个100平方的房间,你的床铺在一个角落里,其实破绽已经呈现了。

 

如果这种非定式性未能破解掉、未能回到事物的一个原点的时候,依靠某些定制的一些规则,哪怕尺度,或者规则发生轻易的变化,就会无从下手。

 

因此,我们努力进行一些分解简单化处理,比如说从事物原点,这个原点实际上是人性的本身,最容易破解非定式性。然后坚持事物的一个强逻辑性。实际上是把所有的事情,分解成最简单的小逻辑,但从每一个逻辑到另外一个逻辑的过程中要保持一种客观和中立性。

 

通过这样一种方式,最终的结果会呈现出一个强大的创造力。

 

但实际的情况,做到这一点很难。比如说,我们在跟一个客户沟通思想碰撞的时候。他是甲方,我是乙方,我为了获取这个项目,甲方肯定告诉我们这个地如何好,如何牛逼。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不为所动。我会这样对开发商说,土地,对开发商而言,就是他的儿子,左看右看,前看后看,都觉得他好,世界上最聪明就是他,哪怕这个孩子是智障的,他也认为他是世界上最聪明的。我们大多数人碰到这种情况的时候也会跟着迎合。但我一定会告诉开发商老板:“我是一个专家,专家最重要的一个是意图保持客观性,客观、客观还是客观,否则你聘请我的意义就没有了。”

 

在做事情的过程中,因为某些公益性,想获取这个项目,会使我们失去了逻辑,失去了客观性,更加失去了一种非定式的思考。在失去了非定式性和强逻辑性两个基础时,这些创造性存在什么地方呢,存在表层。开始是蒙骗别人,或者说想获取,但最终发现把自己也给骗进去了,时间长了自己的观念也被蒙骗,即观念也就发生了扭曲,丧失了客观性。

 

在这个过程中,我一直强调的是:客观性和公正性。不被某些权利或者利益驱动,才能显示出强大的创造力。这个创造力体现出来的是一个最终的结果:人家会觉得你特别牛逼。

 

当你有一个比较良好的思维体系,有一个很好的出发点,再有一个非常棒的一个逻辑的过程,最后形成了一个创造性的结果的时候,你会非常的自信。你会非常坚信,坚定不移地去执行。

 

 

 

经常有人问,“你为什么能够预测到很多没发生事物的未来和趋势呢?”

举一个例子。大概02、03年,我记得,那时候张朝阳(搜狐老总,他跟我是同龄,那时我们是40岁左右啊),如日中天,也是中国的首富。一次电视采访,张朝阳说:“我退隐江湖了”...我当时对太太讲:“张朝阳是傻瓜。”我太太瞪了我一眼:“人家是中国首富,怎么是傻瓜呢?”我说:“你看着吧,十年之后,张朝阳一定会复出。他复出的时候讲的一句话是什么呢?我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人。”

 

实际上,他真的复出了,而且真的讲了这么一句话,“我是世界上最痛苦的”。

 

这个案例,要解释起来,其实也并不复杂。因为在40多岁正是身强力壮的时候,因为大功告成之后,想休息几年(这个心情都可以理解)。但是,一般人的规律,经过10年左右的一个修行,修整以后,他一定会觉得“这个世界是不是把我忘记掉了”,他说“我还得回去一下子”,好像精神饱满的回来了。发现10年后的互联网的世界发生巨大的变化的时候,他依然抱着10年前的一种心态。

 

我觉得从推演趋势中间可以判断出非常多的事物,当然只是一个简单化的说法。我们可能在更复杂的一些事物中,比如说我们现在各行各业都面临一个创造力缺失啊,或者生意非常难做,甚至可能对未来方向感到非常迷茫啊,这个时候都会把一些简单的事物进行复杂化处理。

 

 

比如说,有一批建筑设计师,他们都觉得:设计师是一个苦逼的行业。1.甲方强奸他(建筑设计师)的非常好的想法;2.开发商老板钱多人傻,就是不会接受他的超级好的方案。

 

我觉得做一名设计师,如果没有自己的思考体系,只能服从两个东西:一个就是权力,还有一个就是资本。

 

权力和资本意味着是什么呢?权力当然是“行政长官”的意思,哪个行政长官脑袋一拍,“我喜欢这样,我喜欢那样”。那资本是什么呢,资本上可能就是“我是掏钱的,我想盖一栋房子或者我是一个开发商,你不行,或者你的思考完全不行,不会让我赚钱,所以你必须按我的想法,你就是一个绘图匠”。

 

权利和资本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两个东西,有比它(权利和资本)更强大的东西,那就是真理本身。如果在思考问题的时候,努力去思考接近真理(这个事物的本身),也许未能找到真理,但是我们能够趋近真理,你就具备很高的卓越能力。

 

我相信,往往你的对手,或者说你的甲方...都是非常优秀的人,当你能够把一个一个逻辑理清楚的时候,甚至超越他的预想的时候,他就会把你当成神,甚至对你有一种依赖感,形成像毒品一样依赖的时候,你还愁生意不好做吗?

 

今天的这个话题,我努力用一些通俗的语言和故事来解答。我们今后还会有非常多的机会,会涉及到思维体系这方面。今天是一个抛砖引玉的过程,这种讲说希望大家更好地理解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