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期:豪宅是什么?

本次讲座主题是 《豪宅是什么? 》 用豪宅的题目, 打开我对居住思考的起点。 下面,就让我们看看精彩的讲座实录吧!

1、豪宅是什么?

 

一般显性的理解:地段好、装饰奢华、对资源占有量大(住在黄金地段、代表自己有钱、有地位)通常把豪宅物质化了;

隐性:精神产物的思考(代表内心世界的一片天地,精神上的归属)。

 

 

2、谈及豪宅,我们先谈谈住宅是什么?

 

我们所熟悉的住宅:三室两厅、两室一厅,或者别墅、联排、高层等等。其实仔细思考一下,现代住宅的几室几厅的概念,到底是什么时候形成的?为什么出现这种现象?大概所有人都没有思考这个问题,其实这是二战之后日本和德国被炸成一片废墟,从废墟中恢复的过程中逐渐形成形成的一个基本的规则。

 

这个基本的规则,我们称之为“NLDK”。(即以L(起居室)、D(餐厅)和K(厨房)为住宅的基本要素,以起居室为中心,布置各房间,连接n卧室)。战后,首要解决居住问题:一个家庭需要一间房;随着生活的逐步改善,就要求吃、住分离;接着要求确保个人隐私,拥有自己的房间;一直演变到现在的居住标准模式。

 

 

居住,

从中国古代来看,

是不是这样一种情况呢?

 

最能代表中国古代的居住环境的是四合院 ,但与我们现在所说的NLDK是截然不同的思考。它是这样一个体系:四合院是由正厢,西厢,东厢和前厢来构成的。它是几室几厅的构筑住房吗?不,它实际上是一个等级观念的排布法,比如说老祖宗住中间,东厢主人,妻妾、子女、都有合理分布。完全不是我们现在所常见的一种方式,更多的是一种社会层级,而且包括家族观念、价值观的一种产物。古罗马(最早的一个民族社会)时代的住宅,也是符合它的价值观的一个产物。

 

现代的NLDK,是一个发展历史不足百年、非常短暂的一个形式。它是满足一种最基本的基础功能性的产物。如果在这个基础上延续豪宅的思考,把三室两厅延展成五室三厅等等,这样做是非常荒唐的。

 

假设:我们现在住的三室两厅,可能是100㎡-150㎡,或者别墅200㎡、300㎡,已经是非常奢侈的时。我在假设上再做一个假设,如果在后面加一个0,变成2000㎡,你会如何安排呢?是换成十个房间,还是换成一个100㎡的的卧室,然后把你的卧室放在一个角落,仿佛睡在体育场中间,难道这个就是一个豪宅吗?当豪宅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它是偏离功能化的。

 

 

现代的豪宅,应该具备什么呢?

 

豪宅不仅仅停留在一个物质化思考,它必须有一定的精神含义。这种精神含义,在古代是一种社会等级观念;现代的豪宅,应该具备什么呢?这些豪宅依然会告诉你:所用石材多么好,厨卫多么高档,物质叠加起来的效应,有的豪宅的地下室做成娱乐城、KTV等。当你看到这幢房子,虽然奢侈,但不会触动你的心。

 

项目过于偏向物质的叠加,导致我们把豪宅变成一个物质累计的产物,而豪宅作为一种精神化产物是什么呢?

 

豪宅的定义非常简单:

裸露的身体,没被偷窥的危险,还能晒到太阳。

 

这三句话非常的通俗,甚至非常直白。裸露的身体,我们能够尽情的释放自己的压力和束缚(完全无压力无束缚的状态)。自己、自己的女朋友或者老婆可以到光着屁股到院子走一圈,这个对城市来说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我要晒着太阳的状态,实际上依然保持我的一种绝对隐私。

 

 

这句话背后隐藏了非常重要的观点:绝对的隐私性,绝对的释放性。这两点是东方人长期以来梦寐以求的境界。四合院,当进入这个院门,院门一关:门外是一个世界,门内是一个世界。这种境界从过去一直到今天,都是大家一直在追求的。

 

绝对的释放性,是一种什么道理呢?人类作为群居生物物种,繁衍生息逐渐形成一个社会,在社会中受到各种各样的约束:包括社会体制、道德标准、伦理标准等等的约束,使社会走向和谐的同时,但也会对人性中某些方面制造了一种压力。这种绝对的释放性希望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我不希望身上有太多的约束。

 

用我之前讲过的:大地当床,天空当被,但要满足更多的基本功能:冬天不冷,夏天不热,没有蚊虫叮咬,没有野兽袭击,甚至不会被人偷窥——既满足物质功能,又满足精神功能。建筑体量、建筑形态,或者说我的墙,我的砖,我的房间长什么样,还重要吗?物质上的东西,再怎么做都是有限的,无限的东西只可能存在于精神的层面。

 

我们在有限的面积营造出自己的天地。哪怕只有100㎡,我认为都不会改变你对它的理解。可能这个载体就会变成心中的豪宅,这样的豪宅最该去实现的、是最能触动你的内心世界,或者说能够让你感受到一种释放的基本定义阶段。

 

 

如果按这三句话来衡量,你就会发现在北京、上海,同时满足这三点的住宅多吗?其实非常的稀少,甚至几乎找到。真的很难做到这一点吗?其实我们依然有机会可以做到带有精神归属性的居住。

 

我曾做过这样一个项目:把一栋房子放在一个山谷中,两座山中间夹着一个山谷,然后我把这栋别墅就像一座桥一样架在上面。从这个山谷所处的位置(我们的这个居住所处的位置)看出去的时候,往往不是在平地能够体验的,应该从鸟类(空中的视角)看出去,这时会看到一个非常奇特的场景:第一,容易投映别人的视线,第二,视线能够无限远。这两点非常重要,这栋别墅实现了绝对的隐私和绝对的释放,这两个叠加起来是一个非常高的境界。

 

现在的豪宅,经常是由地段、土地的占有量,这两点作为更重要的一项指标。比如说上海靠近黄浦江的住宅,它拥有一定的稀缺性(对资源占有的一种稀缺性),或者现在更为昂贵的说法是对土地资源的一种占有。

 

最近频频出现地王,这些地王其实是价格地王,它们所在位置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地段。与以往地王的属性截然不同,这些所谓的价格地王真的就是豪宅吗?我觉得,这道题变得没办法解了。

 

 

一些物质性的产物如地段、土地资源的占有、装修的奢华度来决定时,你会发现,我们今后的开发会越来越困难,面对困难时,我们如果仅用物质作为衡量一个的标准,其实它有极大的局限性、和思考性。而从精神性的层面对豪宅的思考,真的有便于我们今后遇到更加艰难的一些项目的思考。

 

精神性对一个住宅在现实社会中真能够体现吗?我举一个例子:无锡拈花湾项目,有几栋别墅类的样板房。一个无锡附近的老板说,当他第一眼看到这栋房子时,让他静下来了,他说这一辈子还是第一次有这么一个体验,因此不管怎么样他决定把它买下来。

 

这个是我的设计目标,竟然传递给他了,我想这个项目成功了。大家会发现不管拈花湾这里有多少平方,甚至不管价格是多少,大家都认为这里能带来一份宁静,带来一个思考甚至带来对家的一种期待、一种归属。我觉得精神性极其能够改变非常多的规则。

 

实际上这个老板有比在无锡拈花湾拥有面积更大的别墅,但每个周末他一定选择到拈花湾。只要我周末在这边,我就能够看到他家人。这一栋别墅扮演了一种精神归属的巣,传递给一个人的非常重要的特点。

 

那栋(拈花湾)别墅的面积仅仅只有137㎡(加上地下室也不过200㎡)会形成一个强大的精神归属。与之相邻的其他开发商开发的别墅,也在太湖边上,300栋别墅,每栋有300多㎡,销售价格大概是拈花湾的三分之一,竟然一栋都没有卖动过。一个极其鲜明的对比:其他方面都一样的情况下,一个是带有精神归属或者说触碰人性;一个是面积比较大,会有两个截然不同的结果。

 

 

虽然举的是郊外的例子,但是对于城市中心的解决措施,依然也会有非常多的选择,尤其是我们把视点转移到一个精神性的解答时候。不在于你传统的思考,我们能够提供对象群什么样的一种价值观:从他回家,不一定是用门卡打开门的一刹那,这就是他的家,也许他从这个小区的路口开始就是一个完整的体验过程

 

我们回到今天的主题“豪宅是什么?”,我用了三句话来解读了豪宅:第一,裸露的身体;第二,没有被偷窥的危险;第三,能晒到太阳。这里反映的是居住的一种归属性、隐私性和释放性的综合体现,这正是我认为的豪宅最重要的特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