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康永对话毛厚德丨康永想知道-好的建筑是可以触摸的艺术

毛厚德先生受邀《康永想知道》, 好的建筑是可以触摸的艺术。

大千世界,

就好比弱水三千,

有无数的未知和诱惑萦绕在每个人周遭。

而生活,

就像是那一瓢饮,

用心经营,

你会收获属于自己的感动。

--蔡康永

 

毛厚德先生受邀《康永想知道》

好的建筑是可以触摸的艺术

 

他从业三十余载,

旅居东瀛数十年,

亲手缔造了无数“地标建筑”。

 

More is good?建筑是做加法设计吗?

不!

建筑最重要的属性是美观吗?

不!

 

 

毛厚德说建筑设计并不是加法设计。

要做空,

空出来的部分用来安放用户的灵魂。

让用户成为主角,而非朝圣者

——让用户找到自己情感的归宿

(对于梦幻、对于儿时的记忆,对于思乡的情怀等等)

 

建筑设计的好看是基本功

更重要的是对周边人和环境的影响

 

要把自己始终如一的放在一个旁观者的位置

谦逊而又真诚地记录观察

思考人和建筑、城市、环境的关系,

收集其中感人至深的部分

(想把自己完全融入在鲜活的,

有温度的、世俗的市井之中

去观察、记录、触碰人的灵魂)

 

 

获得另一个观察世界的维度,

通过严密的思考、直白的表达,

将这些场景组合融入建筑设计之中,

触碰每一位进入此地的用户的情感。

让他们安然将灵魂放置于此,

感受建筑所传达的情感

——这是一个极为互联网场景化的思维方式

 

 

采访详情:

 

蔡:专业的建筑师关心的是我们身体居住的空间,而耿接触的建筑师,他们关心的是我们的心灵,居住的空间。

毛厚德先生作为建筑师,而且是建筑师里面非常重要的人物,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我错过了什么?我没有看到的东西?

毛:我认为我的建筑,能不能跟我的用户群,就是观看者,这个普通人,形成一体,这一体是什么呢?他感觉到这个空间就是为他而做的,这就是我设计的意图,我希望所有人,只要去过这个项目的人,他都能够感受到他心灵深处的那个东西,被唤起了,感到震撼,这是为我而做的。

 

蔡:在你的作品当中,非常有代表性的...

毛:迪士尼海。

蔡:迪士尼海,东京迪士尼海。这个已经庞大到,其实如果说,我们要探索灵魂的话,它所面对的是,一群文化背景各式各样,然后,年龄上、性别上、国籍上,各式各样的一群人,你那时候要怎么样开始?去摸索这一群...要在你的作品上面得到链接的人,他们的灵魂样貌。

毛:迪士尼所坚持的一种思考,就是说,我们是从,把大多数人,从日常世界进入到一个非日常世界,跨过这道门,那是另外一个世界,在这个门之外,是我们日常生活的世界,就是让他,一天按八个小时的一条路径,实际上对他的脑波,是有过深入的研究,人的大脑的兴奋状态,就是你在这个世界中看不到你,他不想让你看到的东西,包括一个电线杆,在迪士尼里是看不到电线杆的。基本上应该不是说百分百的吧,百分之八十的用户,能够进入我们的局,能够进入我们设想的,一个理想世界,一个非常重的一个发展,你是主角,整个世界是围着你转。

 

蔡:你为他创造这个世界的主角,你观察他们的方法,是拍照吗?

毛:过去我们对这个场景,比如我们照相机,拍摄出一个又一个很好地画面。开始我们更关注这个画面的构图漂亮不漂亮,我能不能看到一些特别的东西,我更感兴趣的是另外几个维度。比如说一个路径的过程,不是一个固定的点,而是不断延续的,我这条路径我能够感受到什么?甚至能拍到什么?甚至更为重要的一个..

蔡:所以你是说你拍照的时候,你喜欢是移动式的记录吗?

毛:恩是的,我觉得这还可以增加一个维度,时间。我经常有的时候在想象,我在一个街角拍摄,今天拍,同一个角度,任何的什么都不改变。我今天拍一张,明天拍一张,后天拍一张,可能都没有什么改变,但是,我们假以时日,一百天、一年、两年...会不会发生改变?会发生什么样的改变?虽然开始的一两天内看不到变化,但是同时拍摄者的情感也在融在这边,你就看这个人就参与到了里面,甚至我不是拍摄者,我是参与者,我看到你拍的这组照片的时候,我能感受的东西。我觉得,其实人性的探索,真的非常非常的漫长,我们只是知道冰山一角而已。

 

 

也许我们觉得一个建筑

是固定的、不变的、没有情感的。

但如果你真的去记录它,

当猛然回头看的时候,

才发现你的参与让这个建筑有了变化,

而同时也发觉它也默默的改变了你。